海安苏中植物园被诉拖欠民工工资数千万

 

年末岁尾工程因审计“扯皮”

海安苏中植物园被诉拖欠民工工资数千万

 

 

 

年末岁尾,是建筑行业工资结算高峰,是欠薪案件高发期,也是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的高潮期。

,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许小苹最近有点上火:他们公司几百号人给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项目干完活之后,对方以种种理由拖欠着工程款近5000万元,导致农民工工资及近百家材料供应商的欠款无法落实。

涉及近5000万元工程款

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许小苹表示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二期工程是由其公司全垫资承建的工程。工程总建筑面积为46836平方。经三年多的施工, 2019年5月,承包范围内的所有工程全部竣工,并验收合格。且按合同约定于2018年1月6、2019年6月5分两次提供了工程的相关资料交由发包方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由发包方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再送至指定的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于2019年12月出具的工程结算审定单显示,该工程审定总价为113290446.35元。按合同及相关协议的约定,该工程的发包方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应于2020年春节前付给承建方95%的工程款近一个亿,减去按合同序时进度已付的进度工程款近5000万元,尚应付5000多万元。

为此,施工方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多次前往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讨要工程款,但是都无功而返。

许小苹称“当初敢接这项目,主要就是考虑到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具有官方背景,有国有控股。”

综合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天眼查显示,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于2005年成立,2005年由现身份为江苏大学理学院副院长(主持全面工作)的孙梅担任法定代表人。作为大股东,孙梅投资1400万元人民币。海安城建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有公司)作为股东投资600万元人民币。2016年3月25,股东孙梅变更为王颖持股(系孙梅儿子),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家先(系孙梅丈夫),股东海安城建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未变更。

孰是孰非双方各执言辞

记者致电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法人王家先 ,询问该项目欠款工程款原因,以及导致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

王家先回应称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所投诉不实。他认为按照合同,与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时工程预算造价是6000万人民币,后考虑物价上涨,还有增加的室外配套,付款基数经过协商达成会议纪要,调整至8000万元。按照合同约定,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应向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4800多万,事实上,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已预付5250万。而且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工程并没有竣工验收,只是初验合格,后面还需要交房验收和政府验收。按照约定,政府验收合格后由施工方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向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提交竣工决算资料,且所提供资料必须是原件。如果政府验收合格,才可以进行竣工决算。

王家先称: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1月10,组织了近百名农民工前往海安市政府讨要说法、索要工资。引发海安警方、信访、住建等关部门介入进行了协调。据海安高新区司法所向他反馈,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拒绝提供用于验收、审计相关资料,导致协调无果。海安政府部门要求他先期准备1000多万用于保障农民工工资,他已答应。只要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农民工用工结算单,并且法人签字和加盖公章,让他满意,他钱随时发放。

对于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工程结算审定单,王家先则提出不同看法,他称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给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相关资料,虽然已经审计出具了工程结算审定单,但是他发现有出入的地方11处,其中涉及认质认价约1500多万元人民币且没有其本人签字或公司盖章,是不予确认的。

对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王家先的回应,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许小苹称之为“套路”,他认为: 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向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指定的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提交工程审计材料是得到王家先认可同意的,而且递交材料也是先交由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相关对接人,由其公司再交由海安中信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按照相关要求,审计必须经过5个月后才能有结果,如果按照王家先的说法,那么2020春节前就不可能有钱支付了。

许小苹表示“只有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尽快把工程款支付了,我们才能第一时间解决农民工工资的问题,目前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已无能力再自行垫付了。”

农民工工资或将无法支付

孰是孰非,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各执言辞。值得注意的是,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声称被拖欠的近5000万元工程款,其中有约3500万是数百位农民工的工资,这也意味着如果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与南通市建华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之间不能及时决算,将会一直拖欠工程款,那么这些农民工工资也将被拖欠。

近年来,围绕实现根治欠薪目标,国家相关部门举措不断。从制定出台《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开展跨部门联合惩戒,到实施“护薪”行动,全力做好拖欠农民工工资争议处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多发高发的态势得到明显遏制。受制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一些行业生产组织方式不规范、治理欠薪措施刚性不够、用人单位的主体责任意识不强以及政府、部门监管责任没有完全落实等原因,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屡治不绝。

农民工是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解决拖欠工资问题,事关广大农民工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和谐稳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自2020年5月1起施行。

对此,许小苹认为,“关于农民工工资,国家层面已经三令五申,禁止拖欠,并且国务院已经形成有法律效应的条例,此时海安县苏中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拖欠工程款导致间接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与国家层面的规定背道而驰,性质非常恶劣。”他知道走法律诉讼程序也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是马上就要过年,走法律程序,周期比较长,他还是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出面,帮助尽快解决,让农民工能高高兴兴过个年。此事将如何发展,本报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娄迪 来源:中国经济观察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本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删除等、请发送邮件到767708188@qq.com,与我们联络。转载来源于网站:http://www.eo-china.com.cn/Html/28577.html
上一篇:峨县鸿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重整程序裁定
下一篇:天津阿米玛农产品批发市场9万平违建何时能叫停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